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中山人

大度看世界,从容享人生,感恩博爱心,践行孝忠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男,汉族,籍贯福建,南京林业大学林学本科、农学学士,生态博士,高级工程师,北京、河北、吉林、新疆、甘肃、云南、林业部(局)工作。 编著《森林与生态思考》等书。兼任多家大学客座教授(研究员)(校外导师)及社团单位顾问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三习一弊疏》清 孙嘉淦 乾隆中了和珅的圈套  

2012-07-05 09:31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三习一弊疏》      清 孙嘉淦(gàn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乾隆中了和珅的圈套

    (    孙的此番言语虽已事过境迁,我们又是后人旁人,但读之仍感如芒在背,当时正值乾隆元年,喜庆话还听不完呢,众臣都以为孙嘉淦此次凶多吉少。谁也没料到乾隆帝襟怀大度,特命将此疏宣示于朝,并提拔孙嘉淦官至刑部尚书,总理国子监事。)

(以前读清史时看到过这篇奏疏,近年磨练,前日读南怀谨《孟子旁通》又见此文,大有感悟!以乾隆帝之英才天纵,苦心经营御宇60载,虽不及千古一帝,终归算历代帝王中的佼佼者。乾隆初登大宝,见孙老头这个奏章,极为赞赏,当朝宣示,可见其欲有作为拳拳之心。然,及乾隆后期,终难逃三弊之习,    用和坤而乱朝野,清代走入衰落向谷底滑落。以乾隆之雄才大智,尚且如此,我等凡人做管理者,岂敢不更加时时警惕乎?)

    臣一介庸愚,学识浅陋,荷蒙风纪重任,日夜惊惶。思竭愚夫之千虑,仰赞高深于万一。而数月以来,捧读上谕,仁心仁政,悄切周详,凡臣民之心所欲,而口不敢言者,皇上之心而已。皇上之心,仁孝诚敬,加以明恕,岂复尚有可议。而臣犹欲有言者,正于心无不纯,政无不善之中,而有所虑焉,故过计而预防之也。

    今夫治乱之循环,如阴阳之运行。坤阴极盛而阳生,乾阳极盛而阴始。事当极盛之际,必有阴伏之机。其机藏于至微,人不能觉。而及其既著,遂积重而不可退。此其间有三习焉,不可不慎戒也。

    主德清则臣心服而颂,仁政多则民身受而感。出一言而盈廷称圣,发一令而四海沤歌。在臣民原非献谀,然而人君之耳,则熟于此矣。耳与誉化,匪誉则逆,故始而匡拂者拒,继而木讷者厌,久而颂扬之不工者亦绌矣。是谓耳习于所闻,则喜谀而恶直。

    上愈智则下愈愚,上愈能则下愈畏。趋跄谄胁,顾盼而皆然。免冠叩首,应声而即是。在臣工以为尽礼,然而人君之目,则熟于此矣。目与媚化,匪媚则触。故始而倨野者斥,继而严惮者疏,久而便辟之不巧者亦忤矣。是谓目习于所见,则喜柔而恶刚。

    敬求天下之士,见之多而以为无奇也,则高己而卑人。慎办天下之务,阅之久而以为无难也,则雄才而易事。质之人而不闻其所短,返之己而不见其所过。于是乎意之所欲,信以为不逾,令之所发,概期于必行矣。是谓心习于所是,则喜从而恶违。

    三习既成,乃生一弊。何谓一弊?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。

    今夫进君子而退小人,岂独三代以上知之哉?虽叔季之主,临政愿治,孰不思用君子。且自智之君,各贤其臣,孰不以为吾所用者必君子,而决非小人?乃卒于小人进而君子退者,无他,用才而不用德故也。

    德者君子之所独,才则小人与君子共之,而且胜焉。语言奏对,君子讷而小人佞谀,则与耳习投矣。奔走周旋,君子拙而小人便辟,则与目习投矣。即保事考劳,君子孤行其意,而耻于言功,小人巧于迎合,而工于显勤,则与心习又投矣。

    小人挟其所长以善投,人君溺于所习而不觉,审听之而其言入耳,谛观之而其貌悦目,历试之而其才称乎心也。于是乎小人不约而自合,君子不逐而自离,夫至于小人合而君子离,其患岂可胜言哉!

    而揆厥所由,皆三习为之蔽焉。治乱之机,千古一辙,可考而知也。

    我皇上圣明首出,无微不照,登庸耆硕,贤才汇升,岂惟并无此弊,亦并未有此习。然臣正及其未习也而言之;设其习既成,则有知之而不敢言,抑可言之而不见听者矣!

    今欲预除三习,永杜一弊,不在乎外,惟在乎心,故臣愿言皇上之心也。语曰:“人非圣人,孰能无过。”此浅言也,夫圣人岂无过哉?惟圣人而后能知过,惟圣人而后能改过。孔子曰:“五十以学易,可以无大过矣。”大过且有,小过可知也。

    圣人在下,过在一身;圣人在上,过在一世。书曰:“百姓有过,在予一人。”是也,文王之民无冻馁,而犹视以为如伤,惟文王知其伤也。文王之易贯天人,而犹望道而未见,惟文王知其未见也。

    贤人之过,贤人知之,庸人不知。圣人之过,圣人知之,贤人不知。欲望人之绳愆纠谬,而及于所不知,难已!故望皇上之圣心肾凛之也。

    危微之辨精,而后知执中难允。怀保之愿宏,而后知民隐难周。谨几存诚,退之己而真知其不足。老安少怀,验之世而实见其未能。夫而后囗然不敢以自是,不敢自是之意,流贯于用人行政之间,夫而后知谏净切磋者,爱我良深,而谀悦为容者,愚己而陷之阱也。

    耳目之习除,而便辟善柔便佞之态,一见而若浼。取舍之极定,而嗜好宴安功利之说,无缘以相投,夫而后治臻于郅隆,化成于久道也。

    不然,而自是之根不拔,则虽敛心为慎,慎之久而觉其无过,则谓可以少宽。励志为勤,勤之久而觉其有功,则谓可以稍慰,夫贤良辅弼,海宇升平,人君之心稍慰,而欲少自宽,似亦无害于天下。而不知此念一转,则嗜好宴安功利之说,渐入耳而不烦。而便辟善柔便佞者,亦熟视而不见其可惜。久而习焉,忽不自知,而为其所中,则黑白可以转色,而东西可以易位。所谓机伏于至微,而势成于不可返者,此之谓也。是岂可不慎戒而预防之哉。

    《书》曰:“满招损,谦受益。”又曰:“德日新,万邦为怀;志自满,九族乃离。”大学言,见贤而不能举,见不贤而不能退。至于好恶拂人之性,而推所由失,皆因于骄泰。满于骄泰者,自是之谓也。

    由此观之,治乱之机,转于君子小人之进退。进退之机,握于人君一心之敬肆,能如非,则心不期敬而自敬,不见过,则心不期肆而自肆。敬者君子之招,而治之本。肆者小人之媒,而乱之阶也。然则沿流溯源,约言蔽义,惟望我皇上时时事事,常存不敢自是之心,而天德王道,举不外于此矣。语曰:“狂夫之言,而圣人择焉。”臣幸生圣世,昌言不讳,敢故竭其狂瞽,伏惟皇上包容而垂察焉,则天下幸甚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――

  空明斋
   来看老孙这个文章。老孙上来先客气了一通,说皇上你现在很好没毛病但我瞎操心,因为我发现一个古今不变的管理规律希望提醒您。言外之意就是因为皇上您太聪明了我才敢和您说,量小智弱的我才不说呢,省得看不懂生气看的懂更生气。

    接着老孙就讲自己的学术成果,“三习一弊”理论,附标题是《论以人治为基础的政治及企业管理最终必然衰败的博弈论分析》(这是我编的),非常精彩,入木三分,且行文优美气势磅礴一气呵成令人击节。

    先说三习。管理者久了就不由自主形成三个习惯,“耳习于所闻,则鼓谀而恶直”,“目习于所见,则喜柔而恶刚”,“心习于所是,则喜从而恶违”,非常精彩!每一习的动因都进行了逻辑分析,用古文老孙仅需短短三行字就分析透了,而且读来朗朗上口,这就是古文的高深与优美处,用现代文老孙这个文章能写出一大本书来,但绝没有这样的精彩。比如耳习怎么形成的?“耳与誉化,匪誉则逆,故始而匡拂者拒,继而木讷者厌,久而颂扬之不工者亦绌矣。是谓耳习于所闻,则鼓谀而恶直。”所谓潜移默化日积月累,开始是不喜欢反对的人有不同意见的人,匡拂者拒,后来木讷者厌,即使不反对但说话不顺耳的也讨厌了,最后进步到颂扬之不工者亦绌矣,说好听的但水平不高没啥新意都不行了。管理是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博弈,皇上是极端的管理者,大臣是被管理者,老孙先把这三习的观点抛了出来,应用了人类心理学、管理学概论、博弈论。。。三习说的是皇上这方,也就是管理者这方。然后分析博弈的另一方,臣工,被管理者。同时结论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 “三习既成,乃生一弊。何谓一弊?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。”这个结论是怎么出来的呢?

     “德者君子之所独,才则小人与君子共之,而且胜焉。语言奏对,君子讷而小人佞谀,则与耳习投矣。奔走周旋,君子拙而小人便辟,则与目习投矣。即保事考劳,君子孤行其意,而耻于言功,小人巧于迎合,而工于显勤,则与心习又投矣。

    小人挟其所长以善投,人君溺于所习而不觉,审听之而其言入耳,谛观之而其貌悦目,历试之而其才称乎心也。于是乎小人不约而自合,君子不逐而自离,夫至于小人合而君子离,其患岂可胜言哉!”

    多么精P啊!!!

    我认为对小人和君子先要有个认识,小人不是指坏人,君子未必就是好人,我们讨论管理,不能带太多文学浪漫色彩,讨论的是逻辑。君子与小人,实际是”君子之性“与”小人之性“。听不懂?就是两种性情、性格。君子之性,特点是”按比较固化的道德规则与处世原则博弈“,这样的大臣(下属),他在和皇帝(管理者)的工作博弈中,因为他的道德观比较固化了稳定了,他会把道德感或者说价值观、公平性放在自己个人利益的前面考虑,因为他性格就是这样的。比如有个事,做了对自己有好处,但肯定是不公平不道德的,他会放弃,不会不择手段甚至损公肥私,大不了装病不玩了也不破坏自己的观念,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,君子之性。小人之性就不是这样了,“以个人利益最大化为主要原则”,他更强调自己的利益,道德观相对就很淡,这也不能怪他,他就是这样的人。在博弈中,君子之性的人就先给自己加了若干游戏规则,这样的事我不做,那样的事不能干,与小人之性的人比起来,天生就容易得罪了管理者的耳朵眼睛感觉,就容易不顺眼、不会说话、假清高。

    这两种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齐景公的三个手下,相国晏子(就是二桃杀三士那位小个子),大司马(国防部长)穰苴,还有一个近臣叫梁邱据。一天晚上,景公在宫里喝高兴了很爽,想与民同乐,就带着酒菜奔晏子家,早有人通知晏子说皇上来了,晏子”玄端束带,执芴拱立于门“,见到景公,惊惶而问”诸候得无有故乎?国家得无有故乎?“ ——古文真的太美,廖廖两句,我每次都觉得在看大片儿,呵呵。。。景公说没事我想你了找你一块喝酒,小晏子一听就不乐意了,说这事儿你找别人吧我睡觉去了明儿还得上班呢。景公被关在门外,很郁闷啊,说那奔司马家吧,通知他。到了司马家,见穰苴“冠缨披甲,持戟立于门外。鞠躬而问’诸侯得无有叛乎?大臣得无有叛乎?”。。。景公一听完了又是这么一主儿实在无趣,想了想,走!我们去梁邱据家!还没到,就见梁邱据“左操琴,右挈竽,口中行歌而迎景公于巷口。景公大悦,于是解衣去冠,与梁邱据欢呼于丝竹之间,鸡鸣而返。“

    我查了一下,其实梁邱据也没干什么太坏的事,但是办正经事儿的能力很弱,胆子也小,他的长项不在这儿。从博弈论讲,让景公玩开心了是他收益最大化的选择,是非常理性的选择。对一个管理者,从理性角度,用君子之性的人和小人之性的人,哪个好?答案是:当然是前者。因为你不用再强加给他一些规则了他会遵守规则,而这些规则本质上管理者就是受益者。君子趋义,小人趋利。但有个私利与公利,“利者,义之和也。”大家都讲义,都按规则办事遵守公认的规则,义之和,就是大利。这个大利是天下的大利,是企业的大利,最终受益者也包括管理者。小人之性的人因为以个人利益最大化为第一规则,很容易出事儿,越是关键时刻越容易把你卖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小人往往没骨气没大节。崇祯十七年三月,李自成逼近北京西北重镇宣府(宣化),巡抚朱之冯决心死守。崇祯派来的亲信监军太监杜勋,却主意打定,出城三十里,迎接李自成。朱巡抚痛骂死太监,杜勋嘻嘻一笑,还是带人去了。朱巡抚登上城楼命令开炮,左右谁都不动,亲自点火,被左右拉住,一看,大炮点火的线孔已经被用钉子钉死。朱之冯叹道:没想到人心至此!自杀殉国。五天后,三月十七,李自成围北京,十八日,城破,十九日凌晨,崇祯自缢景山。明亡。这个例子中朱巡抚和死太监两种人就更悲壮更极端了。 

    用君子是管理者的理性选择,但不是必然选择。历史事实是:最终君子群体必然被小人群体淘汰。三习带入一弊,小人聚聚君子远离。历朝历代,除了初创君主江山得来不易,警惕之心尚在,传几代,天下太平了,老孙的理论就开始生效,谁也逃不出这个圈儿。直到GAME OVER,走入下一循环,为什么?

    我认为,原因出在“理性选择”,理论上是这样的,现实中理性选择是很难的。管理者是活生生的人,不是圣人。活生生的人就会受到外界周围影响。而常识告诉我们,小人之性的人影响力普遍强于君子之性的人,因为他没有框,除了获得好处没有别的原则。理性是性,习惯是心。佛学讲明心见性,多数人从心而忘性,心又会蒙住性。人大多活在习惯中,而非理性中。

    回到孙老头的《三习一弊疏》上,我认为孙老头这个论文前半部精彩,提出了问题分析了成因。到后面如何解决上,显得无力了。“今欲预除三习,永杜一弊,不在乎外,惟在乎心。”皇上你要时时提醒自己啊,保持清醒提高修养,才能愿意听不顺耳的,愿意看不顺眼的,愿意接受不顺心的。太空,可行性严重有问题。在这方面,孙老头无法也不可能逃出历史的局限。中国人主要依靠管理者的修养觉悟来制衡,稳定和可预见性非常有问题。也有好的例子,象齐景公。回到刚才喝酒门事件。第二天,晏子和司马上朝说景公你不该这样大半夜跑到大臣家喝酒有失礼数,景公是厚道人,很坦诚,“寡人无二卿,何以治吾国?无梁据邱,何以乐吾身?寡人不敢妨二卿之职,二卿亦勿与寡人之事也。“说的多直白,很可爱。其实已经有了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的思想,我是所有者我玩我的,你俩是管理者我也不干预。晏子是个圣人,景公也是春秋明主,所以梁同学尽管是个小人之性,没机会做出太出格的事儿。但更多的例子就没那么圆满了。齐恒公(小白)在管仲帮助下成为五霸之首,后来恒公喜欢上三个人,易牙、竖貂、公子开方。一个擅长做饭,把儿子烹了让恒公尝鲜,一个为接近恒公就卡嚓自宫了来服侍他,开方是另一国的王子,王子不当了来侍候恒公。这仨人很对恒公路子对他侍候的非常好,恒公觉得这仨人很爱自己。管子临死,劝恒公远离此三人,“近必乱国”。小白说你平时怎么不说啊?管子说我平时不说,是怕你不爽,我就做了那个堤坝,关键的地方拦着他们,所以不会泛滥,现在我死了堤坝没了,水就会泛滥了。管子死后小白真把这三人轰走了。没多久,还是忍不住寂寞又招回来了。这时恒公老了还没定继承人,这三人各自投靠一个王子夺权,祸起潇墙之乱,竟然把恒公一个人困在宫殿里门都堵死不让人进,说恒公有令,恶闻人声,各自在外边折腾夺权。五霸之首的小白就这样被活活饿死。这三个人就是小人之性,但你能怪他们么?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人,管仲死了,恒公老了,投奔个王子夺权,成功了那收益多大啊,这样做对他们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,是必然的。其他的本来就不是他们考虑的规则。这就是小人之性使然。

    即使平时,小人之性的人不管能力如何,只要有机会接触权力中心,控制了信息,就会把事情搞乱搞的黑白不分,因为按他的规则,收益最大化的规则,正经事最终一定乱,这不是能力问题。“义之和”根本就不是他所考虑的,他有能力也不会放在“义之和”上,不乱才怪,而乱了对他就更有利,比正常规则的利益还要大,因为这时管理者必然更依赖他,这种对他的增信作用又会让他的影响力更大。。。这是个怪圈。风气终于养成,君子要么走人,要么隐声,要么也变成小人,怪圈越来越坚固。所闻所看,举目周围都是这样的人,越来越多,都习惯了,把管理者就给包围的越来越结实,此时管理者实际已被小人之性的团伙绑架,然后直奔谷底。。。最后再难跳出这个怪圈。即使如崇祯这样真想做成事业的皇帝,也感叹无从发力,周围都是糊弄自己的人了,游戏规则都变成这些人制订的。此时大势已去,历史永远不会总是青睐你,只能革命循环。这种小人聚和与绑架管理者的现象是阴谋么?非也,完全是各自出于本身利益所做的必然选择,不需谋划,只要身边有成功的榜样其他人就会加入进来,并且之间具有天然的默契。

    我唯一不认同孙老头的地方,是关于能力。老孙认为,小人能力往往比君子更强。这个不对。君子之性与小人之性只有一个区别标准,就是公平原则性(类似法律上的公秩良俗)是放在私利前还是后,与能力无关。有这个公平公道之心,私利上取之有道,就是君子之性,反之就是小人之性。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原则下谋求利益最大化。假设有个小人之性的人,能力很强,按正常规则他做的很好升官了,对他也是一个好的选择,他也还没条件有其他选择。等到他进朝庭了接近皇帝了,发现皇帝的爱好了,最后投其所好皇帝很喜欢信任他。这时,他可以继续发挥能力做好工作,但他发现这个成本高,对他收益最大化的,不再是办正经事的能力了,变了。怎么让皇帝更信任自己更听自己的,这个收益最大,他就把精力都用在这儿了。拉拢党羽,操纵视听,这种事是很费心思的。所以条件具备时,小人之性就出来了。再比如有一个中性的人(不是性别),其实挺不错的在干活,一看周围人都这样,或者都打算这样,他也加入进来了也想分一杯羹。其实,君子与小人是模型化的两个符号,就象0和1,这种中间的才是最大多数。所以说和能力没关系,只要这样是收益最大化的,而且他有了这样的条件,这个选择就无法避免,甚至本来的君子也变成小人了。那有没有能力又强、又是君子、又让皇帝信任喜欢的全才呢?有,象管仲。但我们讨论管理,这个问题不重要,也没意义,个案的出现不能举证规律与趋势。管仲是圣人。

    所以中国帝王政治的历史永远走不出这个圈。中国文化重道德而轻视结构轻制度、轻视逻辑和数据的传统,决定了这一问题的突破必然出自西方。靠制度,制度建设。这就是为什么近代西方几乎没有君子小人之争,因为这个划分法已经不重要了。不管你是哪种人,你的框就在那儿,出了框就不行了,因为框大家都看的到。各种结果都是有数字的,大家也都看的懂。架构设计效能替代了道德力量,游戏规则更加明朗并因此容易测评。

    中国商业上也有特例,比如晋商。晋商在管理商号时已经具备了非常超前的治理结构,一点不比现代企业差,比如所有者与管理者分离,东家只拿分红不管经营,职业经理制,期权与干股。。。要知道在几百年前就能汇通天下做大金融,管理不到位行么?记得01年海南一帮上市公司董秘跑到平遥参观,看了晋商的历史,大叹:我们现在象小学生一样学西方上市公司的一套制度,老祖宗早就都做到了!所以晋商才能持续辉煌500年。

    向孙老头致敬!他的《三习一弊疏》深刻道出了历史政治中最重要的一个规律,并在人性上进行了深入分析。其结果象魔咒一样悲观,也被历史所证明。站在今天的时点上,我们已经知道了制度的重要性。但知其然是一回事,知其所以然是另一回事。孙阁老的《三习一弊疏》对帮助今天的我们更为深刻地理解管理提了帮助。

    

马未都的观点:

    孙嘉淦(1683-1753)今天鲜为人知,除相关史学工作者知其身世外,大部分人连其名字中的“淦”(gàn)字读音都读不大准。但这并不妨碍他名垂千古,以一奏疏获此殊荣,连孙嘉淦本人也未曾想到。

    孙嘉淦,字锡公,山西兴县人。康熙癸巳(1713年)进士,时年30岁,正值风华正茂。康熙朝九年官场生涯孙并无建树,雍正时上疏险遭大祸,乾隆登基时孙已逾天命之年,三朝为官,按说应学会圆滑,不说拍马屁的话也不会说逆耳之言,但孙见乾隆帝年轻气盛,写下千言的奏疏,史称“三习一弊疏”,满朝文武都替他捏一把汗。

    孙嘉淦开篇即告诫皇帝,“出一言而盈廷称颂,发一令而四海讴歌”不算是好事,为君者最易陷于此境地,“耳习于所闻,则喜谀而恶直;目习于所见,则喜柔而恶刚;心习于所是,则喜从而恶违” 孙嘉淦语重心长,“三习既成,乃生一弊,何谓一弊,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。”

    孙的此番言语虽已事过境迁,我们又是后人旁人,但读之仍感如芒在背,当时正值乾隆元年,喜庆话还听不完呢,众臣都以为孙嘉淦此次凶多吉少。谁也没料到乾隆帝襟怀大度,特命将此疏宣示于朝,并提拔孙嘉淦官至刑部尚书,总理国子监事。

    从此事即可理解乾隆执政60年为何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长的盛世。孙嘉淦上疏说:“今欲除三习,永杜一弊,不在乎外,惟在乎心,故臣愿言皇上之心也。”中国封建文人是知道优劣的,《三习一弊疏》被誉为清朝“奏议第一”绝非侥幸,而孙嘉淦的告诫今天对于我们层层官员及平民百姓是否也有益处呢?


和坤


和珅(乾隆十五年(1750年) - 嘉庆四年(1799年)正月十八日),原名善宝,字致斋,钮祜禄氏,满洲正红旗人。《清史稿》等书载称,和珅“少贫无籍”,即贫穷低微,这种说法是错误的,与历史实际相差太远。

编辑摘要

目录

1 和珅简介
2 生平
3 贪污
4 仕途转折
5 云南查案
1 和珅简介
2 生平
3 贪污
4 仕途转折
5 云南查案
6 结亲皇家
7 多才多艺
8 和珅之死

和坤 - 和珅简介
和坤和坤

和珅的先祖,居住在英额峪,与同一姓氏的清开国元勋私毅公额亦都同居一地。英额峪离清太祖努尔哈赤居住的赫图阿拉不远,努尔哈赤起兵以后,和珅的九世祖噶哈察鸾及其子达古山巴颜等弟兄子侄,皆投归太祖,此后不少人担任文官武将。和珅的五世祖即高祖父尼雅哈纳,行伍出身,在太宗时从征,“过北京,征山东,梯攻河间府,首先登城,克之,赐巴图鲁号,授三等轻车都尉”。轻车都尉是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这五等封爵之下的世职,相当于官阶正三品。尼雅哈纳之孙阿哈硕色袭祖世职后,又兼任佐领,并于和通泊征准阵亡,被追赠一云骑尉(官阶正五品)。尼雅哈纳的曾孙也就是噶哈察鸾的九世孙常保(和珅的父亲),袭曾祖父的三等轻车都尉和阿哈硕色的一云骑尉世职,并在八旗军内任职,当上了副都统。副都统,官阶正二品,是军界高级将领,每年俸银155两、米155石,还有养廉银500两。从和珅的高祖父尼雅哈纳起,到父亲常保,皆是有世职的官宦之家,尤其是其父是二品大员副都统,怎能说他是出身低微,“家贫无籍”![1]

 更为重要的是,这一世职给和珅带来政治上的更大好处,为他提供了一条接近万岁爷的捷径,使他于乾隆三十七年,即22岁时,当上了官阶正五品的三等侍卫,并随即充任粘杆处侍卫。粘杆处,即尚虞备用处。清朝制度,“选八旗大员子弟之獧(juàn)捷者为执事人”,负责皇帝巡狩之时扶舆、擎盖、罟雀之事。粘杆处三等侍卫经常随侍皇帝出巡,就有了与皇帝回奏、回答的机会,从而为和珅的飞黄腾达创造了十分有利条件。史籍载称,乾隆四十年的一天,和珅随驾出宫。“上偶于舆中阅边报,有奏要犯脱逃者,上微怒,诵《论语》‘虎兕(sì)出于柙’之语”,扈从校尉不知此系何意,和珅却立即对答说:“爷谓典守者不得辞其责耳。”乾隆听后很高兴,问和珅:“读过《论语》?”和珅说,读过。“又问家世、年岁,奏对皆称旨”。乾隆“见其仪度俊雅,声音清亮”,“矫捷异常”,十分赞赏,“自是恩礼日隆”。和珅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善于临机应变,博得了皇上的欢心,青云直上,立即于闰十月迁乾清门侍卫,十一月升御前侍卫,授正蓝旗满洲都统。此后,他不断升迁,兼任多职,封一等忠襄公,任首席大学士、领班军机大臣,兼管吏部、户部、刑部、理藩院、户部三库,还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、《四库全书》总裁官、领侍卫内大臣、步军统领等等要职,为皇上宠信之极,官阶之高,管事之广,兼职之多,权势之大,清朝罕有。他还是皇上的亲家翁,其子丰绅殷德被指定为皇上最宠爱的十公主之额驸。


和坤 - 生平

乾隆十五年(1750年)生。仪表俊雅,精通蒙古西藏四种文字。三十七年授三等的侍卫,四十年升御前侍卫,并授正蓝旗副都统。四十一年三月入军机。以善伺上意得宠幸,史书:“高宗(指乾隆)若有咳唾,和珅以溺器进之。”擅政20余年,升迁47次,权倾朝野,百官争相谄附。公然勒索纳贿,又排斥异己,致使吏治败坏,官场充斥小人。

嘉庆四年(1799年)正月,太上皇乾隆驾崩,未几,正月十三,嘉庆皇帝宣布和珅的二十条大罪,下旨抄家,贪银8亿两,当时清廷每年的税收,不过七千万两,相等于当时清政府15年至20年的岁入。把钱财塞在他家的屋梁上。史称“和珅跌倒,嘉庆吃饱”。廷议凌迟,改赐和珅狱中自尽。其子丰绅殷德娶了乾隆帝第十女固伦和孝公主,得免连坐。


和坤 - 贪污

和珅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贪官;2001年,曾入选《亚洲华尔街日报》世界级富翁行列。他也是十八世纪首富.

虽然贪污是他的最大的过错,但他的才华还是应该得到承认。有人将他与刘墉纪晓岚并列为清乾隆时期三大中堂。其实刘墉和纪晓岚均未入军机处, 所以根本不能称为宰相中堂

和珅出生在一个并不富裕的武官家庭,但他与弟弟和琳从小都受到较好的教育,十来岁时被选入咸安宫官学,接受儒学经典和满、汉、蒙古文字教育。和珅天资聪颖,勤奋努力,成绩突出,因而得到老师吴省兰等人的器重。

乾隆三十四年,20岁的和珅继承祖上三等轻车都尉的爵位。第二年,参加顺天府科举乡试,没有考中举人。不过,没有功名的和珅,后来却因颇有才学主管了许多文化、教育事业。

乾隆三十七年十一月,23岁的和坤被任命为三等侍卫(正五品),成为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。


和坤 - 仕途转折

为什么和珅会受到乾隆帝如此特殊宠信和委以大权,成为主持朝政的宰相?是因为他满腹经纶,学富五车,才华横溢,文武双全,诸葛孔明再生吗?不是。不错,和珅确实精明能干,敏捷异常,善于临机应变,文化水平也相当高,记忆力特别好,还精通满文汉文,会蒙文和藏文,有处理政务的一定能力,但离真正的善理国政的名相和指挥三军克敌制胜的名帅,还相距甚远。论才学,和珅仅系一个名落孙山的小小文生,谈不上才华横溢,一代才子。谈治政,不管是破除旧的陈规积弊,建立新的重要制度,还是除大奸,荐大贤,他都没有大的建树。讲武略,他的水平更是低下。和珅与阿桂奉旨统军征剿甘肃苏四十三起义,阿桂正在督办河工,和珅先到军前,欲于阿桂到来之前扑灭起义,建立殊功,分兵四路进击,却失败了,勇将总兵图钦保阵亡。和珅不仅没有奏报自已指挥不当以致失利的过错,还隐瞒了图钦保捐躯之事,并颠倒是非,弹劾勇将海兰察、额森特的先战取胜是导致清军受挫的原因,遭乾隆帝严厉斥责,将其降三级留任。阿桂赶到军营后,问失利之因,和珅诿过于“将帅傲慢”,不听调度。阿桂“令将帅于次日晨集辕前”。“每呼一将入,辄命和坐其侧”,阿桂“有所调拨,及命屯戍处,其人辄应如响,如是者数,和坐上甚恚(huì)愤”。阿桂“问和云,诸将初不见其慢,尚方剑不知诛谁之头耶”。和珅“战栗无人色”。阿桂即命和珅离开军营,回到京师。 

和珅既在文治方面无甚建树,也无武功,资历又浅,还不是科举出身,威望自然不高,且在大学士、军机大臣中,相当长时间仅只名列第三位第四位,同僚阿桂嵇璜王杰福康安等,皆系多年军国重臣,论军功、政绩、资历、门第、威望、才干和人品,哪一位都比和珅强。尤其是阿桂,文武双全,军功政绩皆有,是当时众所公认的超出任何大臣的名帅名相,乾隆四十一年起任军机大臣,四十二年任大学士,在四十六年至嘉庆二年去世之前,连任16年首席大学士和领班军机大臣。可是,在乾隆四十六年以后,特别是五十一年以后,在宠任和委以大权上,这四位大学士没有一位比得上和珅。出现这种特殊局面,完完全全是因为乾隆中了和珅的圈套,错爱了和珅。

和珅虽不会治国统军,无甚功业,但却特别擅长于揣摩帝意,迎合君旨,玩弄权术,还会为皇上聚敛银钱,供皇上支付各种不便公开动支国库的费用,故能博取皇上欢心。这在乾隆四十六年废除“名粮”,增补绿营兵额,给武职养廉银上,表现得非常清楚。这时,乾隆八十大寿时以国库充盈,下诏要取消武将“名粮”,改为给与养廉银,增补绿营兵,每年要增加军费白银300万两。乾隆帝询问阿桂有何意见,阿桂奏称,费银太多,不应增补。乾隆不听其言,下谕说,现在国家“财赋充足”,“户部库银尚存七千余万两”,支付这新增的300万两,绰绰有余。著大学士会同九卿科道详议。和珅深知皇上必欲实行此法,故极力赞成。乾隆遂下谕批准大学士九卿等的复议,每年增支军费银300万两。

正因为和珅擅长逢迎,摸透了也迎合了乾隆晚年志得意满、好大喜功、爱听谀言、文过饰非、自诩明君的心理,按其旨意办事,又善于敛财以供皇上享用,所以受到特别宠信,成为乾隆帝的惟一心腹和代理人。

有了皇上的宠信和庇护,和珅身兼多职,位极人臣,基本上掌握了用人、理财、施刑、“抚夷”等方面大权,他便肆无忌惮地揽权索贿,乱政祸国。 

乾隆十分喜爱和珅,在野史中还有一种记载。

当乾隆还是宝亲王的时候,有一次去到太后宫中,见一女子,袅袅婷婷,有如西施再世。宝亲王一下子魂儿出窍了,禁不住轻轻地从后面走过去,抚摸那女人温润如玉的脖子。那女人以为是哪个小太监,转身一掌打来,却被紧紧攥住。那女人定睛一看,见是年轻风流的宝亲王,浑身一软,宝亲王乘势将她揽在怀中。这个女人就是雍正皇帝的爱妃马佳氏。此后宝亲王时常找机会去后宫与她见面。一日,二人正在后宫调笑,不想被皇后钮祜禄氏看见,硬说是皇妃马佳氏调戏宝亲王,下了一道懿旨,要将马佳氏在月华门下勒死。等宝亲王赶到月华门时,马佳氏已气息奄奄,一见宝亲王赶来,马佳氏顿时滚下两行热泪。宝亲王心如刀绞,欲哭不能放声,说道:“是我害了你!你我今生无缘,但愿你来生能和我相聚。”说罢,咬破中指,把那鲜血往马佳氏的上一点,说道:“来生相逢,以此为记了。”

和珅被传额上也有一如此印记,又和珅像貌俊秀,举止合度,颇似当年的马佳氏。更传言和珅出生之年,正好是马佳氏死去之年。乾隆更确信“和珅莫不是马佳氏转世?”这位风流皇上,想要把欠马佳氏的情,一古脑地还到和珅身上,造就了和珅一生的荣华富贵。


和坤 - 云南查案

《和珅列传》中记载,乾隆四十五年正月(1780年),31岁的和珅接受了一项重要任务,与刑部侍郎喀宁阿一起远赴云,查办大学士、云贵总督李侍尧贪污案。

和珅一到云南,首先拘审李侍尧的管家,取得实据,迫使精明干练的李侍尧不得不低头认罪。和珅从接受这个任务,到乾隆下御旨处治李侍尧,前后只用了两个多月。

随后,和珅又向皇帝报告说,云南的行政管理混乱,许多州县都出现亏空,需要彻底清理整顿,这一报告立即得到乾隆的赞许。

当年五月和珅回京以后,又进一步向皇上表述想整顿云南的盐务、钱法和边防事务的具体意见,都得到乾隆的肯定。

云南的案子和珅办得很出色,确实表现了他的才华,所以和珅在回京的途中,就被提升为户部尚书


和坤 - 结亲皇家

 时隔一个月,乾隆给和珅6岁的儿子赐名丰绅殷德,又将自己最宠爱的小女儿和孝公主许配给丰绅殷德,两人于乾隆五十四年结婚。

这门亲事,既给和珅带来经济上的利益,又使和珅在政治上得到了不可估量的好处。和珅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,即使做错了什么事,也不会受到处分。

乾隆四十六年,甘肃苏四十三造反,和珅受命与大学士阿桂一起督军镇压。前方将帅本来快要取胜,但和珅先到一步就瞎指挥,竟然转胜为败,致使总兵图钦保被打死。

乾隆知道情况后,命令和珅马上回京。和珅回京后,不但没有受到处分,反而兼任了兵部尚书。

据史料记载,和珅从继承三等轻车都尉,直至他获罪前后的29年中,重要的封官就有47次之多。

乾隆四十一年,27岁的和珅被授予军机大臣。3年后,领班军机大臣于敏中去世,英武殿大学士阿桂担任领班军机大臣。当年在军机处任职的还有大学士王杰、尚书董诰和福长安。阿桂、王杰、董诰都讨厌和珅,结果就出现了五位大臣每天不在一起办公的奇特现象。

为此,御史钱沣专门上了一道奏折,请皇上下令恢复军机大臣在一起办公的规定,这一奏折矛头指向和珅,乾隆承认奏折所反映的情况是对的,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。

乾隆知道阿桂与和珅不和,常常让阿桂在外领兵或查阅工程、办理案件,军机处的实权自然就落在和珅的手中。乾隆五十八年英国使臣马戛尔尼访华时,就曾听说“许多中国人私下称和珅为二皇帝”。


和坤 - 多才多艺

和珅究竟是凭借什么功夫,讨得乾隆皇帝如此欢心呢?

和珅并非后人传说的那样不学无术。相反,他还是很有才干的。据《和珅列传》记载,和珅的记忆力惊人、聪明决断、办事利索、多才多艺。乾隆在《平定廓尔喀十五功臣图赞》中特别提到和珅精通满、汉、蒙古、西藏四种文字。

和珅另一手腕就是投其所好。乾隆一生喜爱做书法,和珅为了迎合乾隆,在这些方面下了不少工夫,并达到了较高的水平。


和坤 - 和珅之死

乾隆帝在位时间与其祖父康熙一样长,他本可超过祖父,因为不愿对祖父不恭,便在乾隆六十年(1795)九月决定年底传位给皇十五子颐琰,也就是后来的嘉庆帝。正式传位仪式于次年元旦在太和殿隆重举行。乾隆帝当了三年的太上皇。

乾隆末年吏治腐败,贪官之首便是皇帝最宠信的和珅。但和珅持权拭大,忘记太上皇年事已高,他该为自己预备退路。早在乾隆帝有意选颐琰继位时,和珅早早打探到这一消息,在宣布此事的头一天送给颐琰一柄玉如意,表示自己对此事劳苦功高。乾隆帝退居幕后,和珅专权更甚,嘉庆帝有什么事反而要托和珅转告父亲,嘉庆帝的老师朱硅两广总督升任大学士,嘉庆皇帝写诗祝贺,没想到和珅向太上皇告一状,说嘉庆帝在向下属“市恩”,结果朱硅降为安徽巡抚,嘉庆帝也因此得罪了父亲。嘉庆帝隐忍不发,表面上更重视和珅。

嘉庆四年(1799)正月初三,太上皇乾隆弘历驾崩。次日,嘉庆帝命和珅与户部尚书福长安轮流看守殡殿,不得擅自出入,实施软禁。接着下了一道突兀的圣旨,命令着实查办围剿白莲教不力者及幕后庇护之人。当天就有大臣领会到皇帝的意图,于是弹劾和珅的奏章源源不断送到嘉庆帝手中。嘉庆帝宣布和珅的二十条大罪,立即下令逮和珅入狱。

嘉庆帝本要将和珅凌迟处死,但由于皇妹也是和珅媳妇的和孝公主的求情,并且参考了董诰刘墉诸大臣的建议,改为赐和珅狱中自尽。为避免政坛风波,嘉庆帝宣布对能弃恶从善和珅余党一律免于追究。

和珅聚敛财富之多,在历代文武大臣中当首屈一指,他的确是中国古代最大最富的贪官。关于和珅究竟有多少财产,确实数目是难以知晓了,但从他被嘉庆帝亲政后勒令自尽和抄没家产入官,可以知道大概情形。嘉庆四年正月初三日,乾隆帝逝世,初八日嘉庆帝下谕宣布,革和珅职,下狱问罪,抄没家产。正月十一日,嘉庆下谕,定了和珅20条大罪,其中讲道和珅的财产有:夹墙私库有金32000余两,地窖内埋藏银300余万两。另外,档案记载,和珅还有取租之地1260余顷、取租之房1000余间,以及大量珠宝玉器衣服书籍等等,数量之巨大,前所未有。至于私人的笔记和野史,更把抄没和珅的家产说得多得不得了。有的说,抄没清单所列106号中的25号,即折算成银22亿余两。有的说,赤金元宝100个,每个重1000两,估银150万两,赤金580万两,估银8700万两,元宝银940万两,白银583万两,苏元银315万两,当铺75座,本银3000万两,玉器库两间,估银7000万两,地亩8000余顷,估银800万两。和珅确实是中国古代最大最富的贪官。

民间谚语说:“和珅跌倒,嘉庆吃饱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